刘廙桓阶文昭甄皇后传(公元221年)

 admin  2020-03-12    评论

  十四

  三国-14.1.2.4

  刘廙桓阶文昭甄皇后传(公元221年)

  《三国志卷廿一?魏书廿一?王卫二刘傅传》:“刘廙,字恭嗣,南阳安众人也。年十岁,戏於教室上,颍川司马德操拊其头曰:“孺子,孺子,‘黄中通理’,宁自知不?”廙兄望之,有名於世,荆州牧刘表辟为从事。而其友二人,皆以谗毁,为表所诛。望之又以正谏不合,投传告归。廙谓望之曰:“赵杀鸣、犊,仲尼回轮。今兄既不能法柳下惠和光同尘於内,则宜榜样蠡迁化於外。坐而自绝於时,殆不成也!”望之不从,寻复见害。廙惧,奔扬州,遂归太祖。

  太祖辟为丞相掾属,转五官将文学。

  文帝器之,命廙通草书。廙答书曰:“初以尊卑有逾,礼之常分也。是以贪守戋戋之节,不敢修草。必如严命,诚知劳谦之素,不贵殊异若彼之高,而惇白屋如此之好,苟使郭隗不轻于燕,九九不忽于刘,乐毅自至,霸业以隆。亏匹夫之节,成巍巍之美,虽愚不敏,何敢以辞?”

  魏国初建,为黄门侍郎。

  太祖在长安,欲亲征蜀。廙上疏曰:“圣人不以智轻俗,王者不以人废言。故能胜利于千载者,必以近察远,智周于专断者,不耻于下问,亦欲博采必尽于众也。且韦弦非能言之物,而圣贤引以自匡。臣才干暗浅,愿自比于韦弦。昔乐毅能以弱燕破大年夜齐,而不能以轻兵定即墨者,夫自为计者虽弱必固,欲自溃者虽强必败也。自殿下起军以来。三十余年,敌无不破,强无不服。今以海外之兵,百胜之威,而孙权负险于吴,刘备不宾于蜀。夫蛮夷之臣,不妥冀州之卒,权、备之籍,不比袁绍之业。然本初以亡,而二寇未捷,非暗弱于今而智武于昔也。斯自为计者,与欲自溃者异势耳。故文王伐崇,三驾不下,归而修德,然后服之。秦为诸侯,所征必服,及兼世界,东向称帝,匹夫大年夜呼而社稷用隳。是力毙于外,而不恤平易近于内也。臣恐边寇非六国之敌,而世不乏才,土崩之势,此不成不察也。世界有重得,有重掉:势可得而我勤之,此重得也;势不成得而我勤之,此重掉也。于今之计,莫若料四方之险,择关键的地方而守之,选世界之甲卒,随方面而岁更焉。殿下可高枕于广夏,潜思于治国。广农桑,事从浪费,修之旬年,则国富平易近安矣。”太祖遂进前而报廙曰:“不但君当知臣,臣亦当知君。今欲使吾坐行西伯之德,恐非其人也。”

  魏讽反,廙弟伟为讽所引,当相坐诛。太祖令曰:“叔向不坐弟虎,古之制也。”特原不问,徙署丞相仓曹属。廙上疏谢曰:“臣罪应顷宗,祸应覆族。遭乾坤之灵,值时来之运,扬汤止沸,使不燋烂;起烟于寒灰之上,生华于已枯之木。物不答施于寰宇,子不谢生于父母,可以逝世效,难用笔陈。”


上一篇:【图】终究找到台州哪里有私人(侦察)公众查
下一篇:没有了
版权信息
永久链接://a/jrrd/20200312-21.html
转载请注明转自》365bet刘廙桓阶文昭甄皇后传(公元221年)
    相关文章